表男无限猖狂,小开憋屈而亡

意志力这玩意儿吧,有时是真管用,当彼此实力接近时,谁更硬谁更坚韧,谁就能把比赛给拿下来。这就好似陈老师的那段台词:“要是再咬咬牙,不就挺过来了。”

但有时是真不管用,当实力的天平朝一方倾斜时,任你咬碎钢牙鸡儿挺立,都没半点卵用,毕竟精神原子弹没法解决一切。这就好似91年花旗暴打伊拉克前,我军上下普遍自我感觉良好,认定敢打敢拼刺刀见红才是打仗王道。结果定睛一看花旗花式吊锤老萨后差点没给吓尿,立马把国防现代化放到首要位置了。

雄鹿热火这组系列赛,差不多也正朝这方向发展。首战雄鹿死里逃生,靠着米德尔顿加时绝杀先下一城。这令热火全员信心爆棚,纷纷表示雄鹿就这。结果今儿再战,南海岸可算是现大眼了。

现眼到啥程度呢?首节便整整落后26分。不仅大比分落后,防线还和筛子似的,单节被雄鹿灌进10记远投。做个不太恰当的类比,这就好似LOL里的对线,10分钟不到就被单杀4回,推掉1塔,再瞅眼补刀,差了整整50刀。还用玩下去吗?不用玩下去了,等着被祖安队友各种问候吧。

所以热火雄鹿G2打完首节,比赛基本就没悬念了,接下去无非就是按流程走过场。而相较两边手感的巨大差异,更大的差异在于防守端的态度。半场打完,篮板比为31-14,其中雄鹿抢下的前场篮板就高达14个。这说明啥?说明热火遭急袭后,连用于安身立命的防守也一并没了。

攻防全线瓦解,惨败是必然的。而相较惨败,更令热火困惑的莫过于眼下有两杯毒药摆在面前。收缩护禁区吧,外线能被射成筛子;把防守往外扩吧,又正中坤坤下怀。坤坤自出道以来的看家绝学就是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,和永动机没啥区别。

选一杯呗。

斯波尔斯特拉早已焦头烂额,吉米还搁那儿嘴硬,表示完全有机会在G3扳回一城,并赌咒接下去表现不可能比今儿更差了。嘴硬未必是坏事,例如G3真能扳回一城,这份发言就能视作大当家鼓舞团队士气的领袖做派;可若结果相反,便会被当成除了嘴巴厉害嘛本事没有。

竞技领域甭管故事讲的有多生动多感人,成王败寇始终是不变的主题。上赛季吉米生猛到一柱擎天,必然各种褒奖吹捧扑面而来;本赛季拉胯到没眼再看,必然要被拽出来当反面教材。两场打完,命中率不足3成,场均不到14分。这要换成詹库哈流量三人组里的任何一位,都是斩立决的待遇。也就吉米咖位不足,这才被喷的轻一点。只是无论如何,都不能轻描带写把这厮的战犯表现一笔带过。

赢了猛吹输了轻黑,天底下便宜全让你给占了,哪有这样的好事?

小开再战掘金,斯托茨老调重弹。既然上一场招式好用,继续呗,需要赢家没有主动求变的道理。约老师厉害咱认了,您请便,把其余人给框柱就算赢了。事实上G1对掘金 ,比赛就是这么啃下来的。奈何马都督不是傻波伊,身为西部大棋党党魁,马都督在临阵微操方面亦见功底。你这不是试图阻断约老师与队友间的联系嘛?那干脆分出部分球权,让坎帕佐与戈登消化好了。

这招算是正中七寸,坎帕佐何许人?阿根廷男篮指挥官,食脑型控卫;戈登又是何许人?全能锋线,优秀辅助。这俩把部分球权消化掉后,掘金全盘皆活,只用一节半,领先优势便奔20分去了。

莫不是小开要被屠杀了?危难关头,存亡之秋,辣个男人缓缓抬起手腕。

没有疑问,表男干了票大的,他轰出季后赛至今为止单位时间内的最强个人秀。一节半落后18分,居然被他在短短4分36秒内投了个通透。多少球员辛辛苦苦一整场比赛拿个20分都费劲,表男居然在4分36秒拿了22分……这已经没法用疯魔来形容了,甭管有没有文化,也甭管坐屏幕前还是拿着手机,总之目睹全程的所有观众,几乎清一色都是这样一种状态:

“这特么也能投啊?”

“卧槽……”

卧槽归卧槽,更艹的还在后头,表男打出了历史级表演,半场命中8记毁天灭地足以列入史册,有道是不光是林皇,表男同样无限猖狂。但……

然后呢?

然后半场记分牌数字清清楚楚,小开落后两位数,具体来讲两节打完比分为61-73,等同于表男辛辛苦苦折腾半​天,该送回去的还是送回去了。同时这突如其来的爆发,还把表男原本就不算充裕的体能提前透支精光,就好似湘北打海南,流川枫前半场杀神,后半场腿一软,抽筋了……

表男倒没抽筋,但易地再战表男明显力竭。一方面半场干的忒狠,另一方面马都督趁火打劫把身高高一大截的戈登搬过来对位了。无形中增加压迫感。讲到底,丹佛与小开拼牌面比战力,终归还是马都督手里的资源更丰裕些。只要不上夹击,约老师能把努尔基奇打的哭着喊妈妈;坎帕佐与戈登有能耐消化部分球权;波特则证明自己堪当第二输出点大任。

反观小开,名义上后场三枪,实际一长两短,但凡麦科勒姆与鲍威尔只能打出常规表现,表男肩上的压力便会无限增加。至于努尔基奇……他能稍稍限制无限猖狂的约老师就算超额完成任务。当然今儿的他显然没完成任务,被约老师碾到神志不清,直接六犯毕业。

下场的努尔基奇心有余悸,赛后在更衣室里这样嘀咕:“教练啊教练,表男的午时已到确实厉害,可对面那白胖子真不是人形五花肉,丫就是条老虎,丹佛之虎。我一个肉体凡胎怎么能和老虎单挑呢,有没有啥更好的办法?”

话语一出,更衣室顿时陷入寂静。

憋了半天,眼看大伙面面相觑没个主意,还是斯托茨最后憋了一句。

“要不,给他一记滑铲吧。”

Author: wiliam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